评析丨这是个鲜为人知的历史事件!《东极之光》为大家娓娓道来!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历史回顾中的人性之光——《东极之光》评析

本文原载《文艺报》2019年5月22日第5版

报告文学的题材,在社会变革中总在不断变化,它指向创作者搜集目标时的那种眼光,抓住语言之箩中的铿锵饱满的颗粒,同时也让创作者自身在欲望的深处,抵达生命的更大空间。

《东极之光》(阎受鹏、孙和军著,浙江大学出版社2019年4月版)以一个历史性的突发事件,记述了浙江舟山渔民为代表的中国人民,在抗日战争中震撼世界的人道主义大救难——营救抗日反法西斯同盟的三百多名英军战俘,为沉默了半个世纪的“里斯本丸”在东海极地沉没的国际性事件再作纪实的历史新叙述。

阅读《东极之光》的一个特点,首先是给予读者的新鲜感,营救英军战俘虽然已是75年前的战争旧事了,但读《东极之光》报告文学后,这战争旧事却让你无法否认的恰是一种新鲜感觉下的审美接受,是回顾时代中的当下认识,它让我们的心灵震撼,也让我们精神飞扬。未读《东极之光》,我们即使同处一个省的范畴,也不知道东极。知道了东极是怎样美丽的一片岛子时,我们更知道那里的渔民一颗善良的心,同时知道——新鲜地知道“舟山群岛有一种特殊的文化——海滩文化,任何海面上飘来一具尸体,他们都要打捞。打捞上来便‘梳洗干净,整容著衣,然后白幡招魂,念慰魂经咒,再郑重地入棺,与自己的祖先葬在一起’”。不必说大话,这就是全世界人民都在渴望着的世界大同中最高级别的善!任何一个海难必救,任何一具浮尸必捞,这是多么一个伟大的人性之举呀,却早在数百年甚至千年前,就已经在这里——浙江舟山群岛,成为栖居在这里靠海生活的渔民一种最自然的习惯性善举,而我们身处通讯如此发达(三军可夺帅也,匹夫不可夺志也。——孔丘)的高科技时代,却还是第一次从《东极之光》里获知,这样的新鲜感,是绝非单纯的新闻性或新奇性,而是一种文化使我们敬仰,让我们折服:“每一座岛子都有安葬海上浮尸的坟墓区域,称‘义冢地滩’,有些岛子还建有‘义火祠’,清明时节,这些安息异乡之魂的坟头上也照样摇曳着一杆白幡,墓前也照样有人焚香点烛吊唁,摆几盘冷菜,烧一叠纸钱。”读着这些文字,立即会让我们想到中国的“心性之学”,孟子的“尽心”,陆九渊的“心即理”,王阳明的“知行合一”,在这里有了最实在、最有力、活生生的现实表达!也更会想到,中国特色的生命与道德的为仁成圣的中国文化,往往总是毫不张扬地体现在最基层最普通人的身上,并焕发出经年不衰的光芒。是的,其实,真正的为仁在中国老百姓的普通生活中,已悄悄地非功利地一直在践行,毫不张扬地留给历史而成圣。

《东极之光》的魅力,还在于本书中国际人道主义的高扬。它告诉世界,这种国际人道主义,是中国人民自我为仁的一种行为,是发自内心的一种真爱,也就是说,在这个世界上,充当人类先进精神之价值体系负载的,不是神明的指引,是人类自己在历史进程中自觉的积极的表现,而这一点,浙江舟山的渔民在营救“里斯本丸”被俘英军的海上大救险中,通过实际的为善之举,尔后又在日寇搜捕全岛时,岛上百姓无有一个告密者的现象,将普通百姓的力量高尚化,且彰显出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的美德。人类的善,就在这个国家,就在这个世界。它为国际人道主义,添加了丰富的弥新的内涵。

《东极之光》在揭示生命真谛之时,还以史实的沉重,为我们别开生面地介绍了缪凱运这个人物。他是积极的营救者,又是曾在历史前行中有过浮沉(政治态度上)的多元人物,尔后又由于错案冤案而过早被结束了生命,以至在“里斯本丸”大营救这么一个重大历史事件档案中,未曾出现过他的名字。当然,不管是被错杀含冤而死,还是因他未听从蒋介石的密令,被蒋下令暗杀而死,《东极之光》在这里如实记录的一笔,着实给《东极之光》有了外延叙事的可能性。

《东极之光》在结构与用词上也颇有特色。第二章的“东极渔家”其实是东极的史志与民间传说的结合,与东霍洋面大营救无关。但阎受鹏、孙和军两位作者似乎特别注重这一章的叙述。这是因为他们没去史志上或传说中摘取几笔以作叙述的铺垫,而是专门辟出一个整章,把民间传说、历史史实、地域特色,乃至以渔民画中的传奇故事中萃取精华,为本长篇报告,作了厚重的奠基——是的,作为东极也好,整个舟山渔民也好,那种站立于国际人道主义前沿的举措,绝非倏然空降而来,而是有其岁月积淀的历史文化渊源的。并且,两作者巧妙地把这一章不是作为通常开篇的习惯性安排,而是在叙述了“英俘被日军押进地狱”后,再开始记述,初看有点突兀的安排,其实起到了承上起下的作用。

正如作者所说的,变动的是世界,沉淀的是历史。里斯本丸的沉船救助,是特定历史时期的一个真实的历史故事,但它的内涵,恰像是在沉淀的历史中转化成的一束光,人们在经年的海祭中,在追溯历史不断的反思中,在走向世界不断昭显和光扬国际人道主义精神中,在我们当下学习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实践深化中,闪光的人性,始终在熠熠生辉!

《东极之光》——“里斯本丸”事件纪实,为我们编织了一幅大义的情怀和友谊的史诗。

(作者简介:王学海,浙江省作协文学评论委员会原副主任,一级作家。)

来源:普陀作协


这里的杨梅什么时候成熟?哪里摘?线路怎么样?2019最全慈溪杨梅游玩攻略送给你!

2

挑战杯|往这看!省第十六届“挑战杯”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优秀作品展(一)

2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