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家史”背后的温情与敬意

  • 内容
  • 评论
  • 相关

原标题:重拾“家史”背后的温情与敬意

重拾“家史”背后的温情与敬意

中华谱牒文化研究基地所藏光岳楼家谱 本报记者 周世祥摄/光明图片

北京国家数字出版基地二楼的国学网办公区,一排排木质书架摆满了线装古书,并且用白纸黑字写着一个个姓氏作为书籍分类摆放的记号——它们是一批家谱。日前,中华谱牒文化研究基地成立大会在京举行,30余位专家学者参加。“国家有史,地方有志,家族有谱”,一卷卷泛黄的家谱究竟能让我们从哪些维度了解家族过往?在重新重视家教、家风的今天,家谱有何新价值?

蔚为大观的家谱旧藏

当为现场到会的专家讲起这批入藏家谱的来由时,首都师范大学电子文献研究所所长尹小林还清晰地记得家谱由湘入京的时间:“那是2017年12月底,我们将光岳楼藏书装了近千箱,用大型货车从长沙运抵北京,对我来说,这些都是一等的宝物。”

中国姓氏文化源远流长,家谱是姓氏文化的载体。但姓氏文化如今愈发处于尴尬境地,现存宗谱、家谱数量稀少,保存完整的更是罕见。据了解,国学网自1999年创办以来,注重收集整理地方志和家谱文献,迄今为止,共收藏1949年以前刻印的纸质线装家谱4万余册,家谱电子文献1万多种。

这批纸质家谱是由何光岳家族转让的,以清代和民国时期家谱为主,初步统计约3500套、4万余册,涉及340多个姓氏,其中稀见家谱有四五十种,多为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所未收,极具学术研究价值。

“4万余册是什么概念?国家图书馆所藏家谱有9万余册,涵盖253个姓氏,上海图书馆所藏达11万册,覆盖335个姓氏,美国犹他州家谱研究协会入藏家谱3至4万册,涉及220个姓氏。这批家谱数量庞大,以清末、民国木活字刊本为主,其中不乏善本书籍。而书籍的原主人何光岳先生是著名史学家、藏书家、谱牒研究专家,其入藏的选择是十分讲究的。”尹小林说。

记者注意到,在尹小林研究团队编订的《光岳楼家谱总目录》中,光岳楼所藏家谱有89个姓未收入《百家姓》当中,可谓是姓氏文化之大观。

寻觅家族之根的重要文献

河北大学宋史研究中心主任姜锡东看到这批家谱后难掩激动之情:“作为史学工作者,我更能体会到家谱的价值所在。家谱的研究应当在历史研究的整体视野下进行,我们读的历史有全球史、世界史,有中国史和各种国别史,还有各个行业史,有地志、县志、村史,而家谱就是家族史的体现。”

国家图书馆原馆长詹福瑞表示,儒家文化作为中国古代主流意识形态的体现,主要建立在家庭伦理之上,强调先家庭,后社会,然后再国家,所以,中国古代社会很重视家谱,尤其是宗族谱,谱牒文化也最为盛行。“尽管我们今天和传统社会已经不同,但儒家文化仍然是重要的组成部分。对一个社会来讲,家庭是它的细胞。研究谱牒文化,对我们了解中华传统文化有很重要的意义。”詹福瑞说。

尹小林介绍,族谱大约兴起于魏晋时期,到了唐代主要有私修的单姓族谱和官修的天下望族谱,而现在说的谱牒主要是指私修的这一部分。宋代之后,修谱之风盛行,到明清时甚至到了“既无无谱之族,亦无无谱之人”的程度,而家谱的内容则包括世系和血缘关系图表,族规、家训规范,祠堂、祖茔、公田,家族源流和迁徙史等。

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邱运华表示:“谱牒是记载宗族世系及其事迹的档案,它以特定的形式记载了宗族的历史,可以和历史档案中的奏折、题本、信函、日记等并列为一类史料。完整的谱牒,不但记载了家族在一定历史时期的政治、经济、文化状况,本族世系和重要人物事迹,还记载了与家族有关的重大历史事件,以及与本家族相关的地方风俗习惯、名胜古迹、年节来历等,具有难能可贵的史料价值,是档案学、历史学和文化人类学、民俗学等学科的重要研究对象。”

邱运华介绍,中国以前乡村一级的档案很少,谱牒中记载的大量村史内容,可以弥补档案之欠缺。明清两代编写的谱牒中,很多载有先祖进入某一地区世居后的详情,记载了某一宗族起源、演变和发展的历史。谱牒中关于人物家世的记载,对史学研究具有无可替代的作用,而这种记载在谱牒中往往占据重要篇幅。通过对家族人物、家世的记载,可以体现这一家族在历史上的地位、作用和影响,从而对某一历史人物有更科学的认识。很多谱牒还记载了本地的风俗民情,可以了解一个地区、一个家族不同时期的历史面貌。此外,大多数家谱还记载着家训、家规,表现出中华民族的道德规范、价值观念和时代风尚,特别是对教育、文化的高度重视,记录着对家族世代为人处世所应遵循的行为规范。

邱运华补充道:“在社会科学研究领域,一些学者苦于档案史料不足,在史学、社会学、人口学等课题的研究上无从下手。其实,很多相关资料在谱牒中都有大量的详细记载,不仅开卷有益,而且取之不尽。”例如,清朝“湖广填四川”移民为很多人所熟悉,有学者研究指出,在闽西的一部分客家人就加入移民的队伍中,这一事件闽西方志并无记载,四川各地方志即使有所记载,也相当分散,而客家17姓26部记录闽西上杭客家人迁四川的谱牒文献,则揭示了这段客家人携重资、举家族,不远万里向四川迁移的历史。

重拾文化记忆的精神寄托

北京家谱传记书店董事长涂金灿认为,家谱是孝道文化的体现,在当下社会,需要重新认识家谱的价值。

更多的观点认为,家谱在当今社会更多意义上是一种精神的寄托,寄托着对祖先提倡的优良道德品行的向往,也是优良家风的承续。线装书局董事长王利明认为,谱牒是家的根、人的根,作为“家史”的家谱不仅可以补充正史和野史之阙,还可以引发大家“寻根问祖”的热情。

“记得小时候家规家训很严,我们不理解,现在才知道那很重要。现在有孩子结婚,家长亲自写家传的《三字经》送给孩子,就是期待把家族文化传承下去。”王利明表示,自己家谱上开头的“仁义礼智信道德廉耻”九个大字至今仍令他印象深刻。

“家是社会的细胞,家谱反映了对祖先的崇敬之情,反映了我们国家的文化特色。对这样的文化遗产怎么样在保护、传播、研究的基础上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给历史研究者提出了新的课题和挑战。我想,朝着电子化的方向努力是一条路。此外,把它们向青少年展示也很重要,要让他们认识到文化瑰宝的价值。”姜锡东表示。

“现在对谱牒文化的研究还比较薄弱,像国家图书馆、上海图书馆都收藏家谱,但主要还是停留在文献的保护和揭示的层面,仍然很不够。”詹福瑞说。

尹小林表示,中华谱牒文化研究基地将以收集谱牒、整理文献、研究和阐释家教家风家训为己任,下一步拟以国学网收藏的民国和清代线装实物家谱为基础,联合其他民间藏书家开展家谱的普查、调研、编目工作,摸清民间谱牒现状,发掘其学术价值。

“除此之外,还要研究和传播优秀的家风家训,普及中国人的同根同源思想,增强海内外华人的凝聚力。”尹小林说。

(本报记者 周世祥)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评论

0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